楼上风光无限好

明长官冰雪聪明美丽动人爱他一万年
(坚定的HE主义道路一百年不动摇)

【秦玄策×金傻蛋】秦家日常 (几块没剧情的小甜饼)



00 缘起
秦家大少爷在域外回京的路上捡了一个傻小子。当初秦玄策只是单纯不忍心看一个小子为了个白馒头差点儿被打死,本打算捡了养两天,然后给他点儿盘缠,再打发他走就是了。
结果把傻小子洗干净套上新衣裳一看。嘿!模样可真俊。秦少爷向来是顶喜欢好看的事物,玉器、古董、字画,当然美人也在其中。这傻小子除了笑的时候憨傻了点儿,模样可越看越顺眼。
傻小子流浪街头好些日子,不但脑袋不好使,身子骨也埋了不少病根,刚接回秦家的时候,就生了一场大病。病好了以后,秦少爷给傻小子取了个小名儿“金傻蛋”,说是贱名好养活。
既然喜欢上了,秦少爷自然亏待不了他,给傻蛋儿请了个先生,教他写字画画。
请先生的那天,秦选玄策看着这傻蛋儿认认真真临摹字帖的侧脸时候想,“在北京城这地界,傻蛋这模样认第二的话,也就只有我敢认第一了。”

01 西洋画
傻蛋儿已经坐着快三个时辰了,身上穿的是轻薄的白绸短褂,正是刚入秋的时节,天气不冷也不热,但坐着不动那么久,可也快憋坏了他。
傻蛋儿刚不安分地挪了下屁股,秦玄策立刻轻斥道:“嘿嘿嘿,别动别动,椅子上又没石头硌你,你扭来扭去的,我还怎么画啊?”
“玄策,你就不能画快一点吗?我腿都坐麻了,今天嫣然做了奶皮饽饽给我,还等着我去她家里一起吃呢。”傻蛋儿扁起嘴,不满地埋怨起来。
“一天到晚就知道往外跑,我这么大的秦家是短你吃还是短你穿了?”秦玄策蹙眉看着一脸委屈样的傻蛋儿,“就知道跟着金家那小丫头疯。依我看呀,那金嫣然就没安啥好心,成天就想着拿几块小点心把你骗到金家当上门女婿。哼,敢惦记我秦家的人,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资格。”
“行行行,你就少在我面前摆少爷谱儿了,哎呀!玄策,你到底什么时候画完啊?我可真不想再坐下去了。”傻蛋儿说着就想站起来。
“别动!就差这两笔了⋯⋯”秦玄策拿着笔补了两下,然后颇为自得地看了看自己的画,“得勒,傻蛋儿,快过来瞧瞧,我画得像不像。”
傻蛋儿一听画好了,麻溜儿地走到画布前,定睛一看,“哎呀,我明明穿了衣服的呀,为什么这画里的人光着膀子,连裤子都没穿啊?”。
“这西洋画就这样,不时兴画穿衣服的,我本想让你把衣服也脱掉的,这不怕你冷着嘛”,秦玄策讨好地拉过傻蛋儿的手握住,挑起一边眉毛压低声音说:“还好,我可太清楚你光着身子是什么样啊,隔着衣服我都能画个八九不离十的吧,怎么样,像吧?!”
“你怎么一脑子坏水啊你?!”傻蛋儿气不过拍了一下秦玄策的头。“成天干这么些混账事儿,我看你迟早得被宪警局抓起来。”
“是是是,我混账,我认,”秦玄策一脸坏笑地看着恼怒不已的傻蛋儿,“您受累,为民除害,等这画干透,卷起去宪警局报个案,说我秦玄策,色胆包天,对你图谋不轨,这画就是物证,让警察把我关起来。你看怎么样?”
“你⋯⋯你⋯⋯,你下次画画,脱衣服对着西洋镜自个儿画自个儿去,别来消遣我!”傻蛋儿刷的挣脱了秦玄策的手,头也不回地就走出屋外。
“别走啊,你还没告诉画得像不像呢?”秦玄策不甘心地冲着傻蛋儿的背影问道。
“不、像!”我那里才没那么小呢,傻蛋儿心想。


02 玉蝉
傻蛋儿端着宵夜的莲子甜汤进房的时候,秦玄策正举着一个小指粗细的玉蝉,借着油灯上的光仔细瞅着。
傻蛋儿在秦府多年,耳濡目染,也对古董玉器颇有心得。难得见秦玄策对一件玩意儿如此上心,他不禁好奇心起。于是他便轻放下托盘,也凑到秦玄策边上看去。
玉蝉质地细腻,古朴雅致,一条红绳从玉蝉嘴部的一个小孔穿过,打了一个工工整整的万字结。从沁色来看,这玩意儿看上去像是有年头的宝贝。
“想要吗?”秦玄策看傻蛋儿凑了过来,起了和他开玩笑的心思,拿着绳子吊着玉蝉在傻蛋儿面前晃来晃去,跟逗猫似的。 “嗯嗯嗯⋯⋯想要,好看!”傻蛋儿滴溜溜的眼珠跟着那玉蝉转来转去。 秦玄策手一收,抽起了绳子,把玉蝉攥回手心,坐直了身子,一本正经地看着傻蛋儿说:“想要啊?这可是秦家传了好几代的稀世珍宝啊,是我奶奶给我娘的,我是从我娘手里拿到的,她老人家临走前千吩咐万叮嘱说这给她的儿媳妇的。傻蛋儿,你要是今晚肯当我的老婆,我就把这个给你。” 傻蛋儿楞了一下,回过神来,一把掰开秦玄策握紧的拳头,拿过玉蝉仔细端详起来。只看了一会儿,傻蛋儿大声道:“秦玄策,敢情你下聘礼就弄一假玩意儿想糊弄人啊?谁嫁你这小气鬼谁倒霉,你打一辈子光棍儿去吧!。”说着就“啪”的一声把玉蝉拍在檀木书桌上。
秦玄策看自己的小把戏被拆穿了,也没觉得不好意思,反而堆起笑容,拉着傻蛋儿的双手说:“我家傻蛋儿可真厉害,上次我拿着这玉蝉去拾翠阁鉴宝大会,好几个老行尊都没甄别出来。就你上手那么一会儿就看出来,你可真聪明。”
"你好好的一个大少爷干的事情,怎么比我一个傻子还幼稚啊?"傻蛋儿推了推秦玄策的肩膀。
秦玄策松开拉着傻蛋儿的手,从腰间取下一块成色上乘的双龙戏水玉佩,一脸笑意地塞到傻蛋儿的手里,“这是真是假的,不用我说了吧。这玉佩自我五岁起就跟着我,陪了我前半辈子,我现在用它来换你来陪我下半辈子,这聘礼你愿意收下吗?”

03 般配
傻蛋儿一脸呆滞地趴在桌子上,手里拿着笔戳在宣纸上晕开了一片墨。秦玄策一进门看着傻蛋儿的模样,心生怜爱,一手抚上傻蛋儿的头,顺着他的发旋儿一路儿地摸到后颈,“怎么啦?没精打采,不会是病了吧。”
傻蛋儿斜睨着秦玄策,嘟哝着说:“我可不是一直有病吗?失了忆的傻子,说白了一残疾。”
“去去去,不准说你讲些妄自菲薄的话,”秦玄策点了点傻蛋儿的鼻子,自顾自地坐了下来。“是不是在茶馆里听什么人嚼舌根了,那个不识相的敢说你啊?我明儿撕了他的嘴!”
“玄策,怎么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啊。”傻蛋儿抬起头,一手撑着腮看着秦玄策,“不过说实话,你当年就这么把我捡回来,我也记不清以前的事儿。要我以前是一个江洋大盗或者是杀人犯呢?”傻蛋儿挠了挠头发,继续说:“即便我底细清白,我这脑子里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全好。别看咱俩儿长得像,可我心里边清楚,我们是云泥之别,先不说身世背景了,你看你生来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儿,我呢连脑子也不清楚,你走路那叫龙行虎步,贵人之姿。我呢,连走路都缩头耸肩的,一看就是升斗小民……”秦玄策看着傻蛋儿在小嘴巴一张一合地絮絮叨叨地念着,终于忍不住捂住了他的嘴。
“你可别仗着我宠你,就敢这么埋汰我秦家的人啊!”秦玄策佯装生气的样子看着傻蛋儿。
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”,秦玄策难得摆出一付正经的模样,思忖良久开口说道,“我秦玄策是秦家长孙,可自幼顽劣、不服管教,十二岁就偷家里的钱去妓院玩,稍大点仗着自己祖上当过官儿,薄有几分家财,在这京城里惹是生非,横行霸道。旁人在我面前虽尊称我一声秦家大少爷,背后想必也只当我一个纨绔子弟罢了。”秦玄策拿起茶壶给傻蛋儿和自己倒了一杯茶,“以前我爷爷在世的时候,常说‘积善逢善,积恶逢恶’。我是遇到你才正在信了这话,把你带回秦府而你又愿意留在我身边,我呀,栽倒在你手上后,才开始修身养性,改邪归正了,这不就是‘行善积德 福有攸归’吗?”
“⋯⋯你说的我还真不太懂,”傻蛋儿一脸茫然懵懂的神情,“敢情你捡了一个傻子还当宝贝了。”
秦玄策听了,不禁笑出声,他伸出双手揉了揉傻蛋儿的脸,“这么说吧,我觉着我是混蛋,你是傻蛋,我俩就是天生一对,地造一双,谁也别嫌谁。”说完,秦玄策俯身倾前,吻住了傻蛋儿的微微嘟起的唇~


评论(13)

热度(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