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上风光无限好

明长官冰雪聪明美丽动人爱他一万年
(坚定的HE主义道路一百年不动摇)

发现东粉好多都好护短,贺涵那么渣,还帮着他辩解😓

太痛苦,靳老师的bg戏我都站女二啊,龙器站金小姐,外科站楚珺,前半生更是妥妥地站贺唐,想到他们两个后面会分手就很难过😭

为什么要给恕恕配这么个女主,昨晚被morning陆气到睡不着觉……好想骂脏话…有了morning陆做对比,连林念初都变得正常了。
心痛恕恕,心痛寄几…

江东绪:

舞雩太太《茶酒伴》剧情向MV >w<

个人入坑一周年纪念

送给 @Aqua Blue 太太、 @楼上风光无限好 和 @台中行 

及所有喜欢或喜欢过苏蔺的朋友

这是目前自己能有耐心做到的最好程度

在没有用PS调色和波形图的阶段……

一直想弄些有剧情的、可以用来卖安利的视频

虽然这个不能】惨笑。

怎么会用这首歌,是灵感先跟我动手x

这是另一种讲故事的方式,虽然我对此不是很熟练。开始剪了六个小时突然软件闪退,然后真的找不到只好从头重来=)眼睛打这么长可能算上了红血丝2333.

假装有剧情系列……不论如何……

风雨如晦……。

云胡不喜。

所以我是要在除夕之夜看拆家cp在春晚上手拉手唱歌🎤对吗?💔😳

这么冷的cp都有盗印orz

天机堂all蔺本印坊:

紧急通知:苏蔺合志《寒尽》因更换店铺暂时下架,目前淘宝上能找到的都是盗印或复制商品。三家店铺性质都是库存售卖而非个人转让。

主页君前段时间收到不少读者私信说还要购买,请大家耐心等待正品重新上架,盗印店家是肯定没有番外和周边的。而且正品内页和外封都是特种纸,盗印本肯定做不出正本的质感,大家小心不要上当哦ಥ_ಥ
重新上架时会贴出正品链接,请认准原价购买🙏
最近三次元事情比较多,很多该发的日志诸如使用说明都没有贴出来,估计要等到更晚了ಥ_ಥ对不起大家

嘻嘻,本子终于到了~
超乎想象的厚,很有质感~
牌暂时不会玩,但是好好看~
就是好多张,无法一一入镜⋯⋯
一个拍照废的repo。@台中行 

【苏蔺】苏蔺合志试阅 Day8


>>>苏蔺合志试阅 Day8

【苏蔺】花吐by楼上风光无限好

私设:得了花吐症而吐出的花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所不同,颜色越深,病情越重。但旁人碰触花瓣不会被传染花吐症。

01   玉玲珑

梅长苏得了花吐症。

刚开始咳出来是细碎洁白的银桂,淡雅的香气熏了一室芬芳。

蔺晨过来诊了脉,坐在他的床边,手上捧着一撮银桂,静静地端详了许久。

梅长苏侧躺着床上,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蔺晨上,那白皙如玉的脖颈被低垂的几绺青丝半遮半掩着,引得他想看又不敢多看。

少顷,蔺晨停下了拨弄桂花的手,转头看着梅长苏。

梅长苏忙收敛起目光,狀似无辜地开口问道:“蔺晨,这花吐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该怎么治吗?”

蔺晨没好气地撇了梅长苏一眼,说道“梅宗主博学强识,何必明知故问呢?这花吐症该怎么治你会不知道?”,转念一想又似笑非笑地看着梅长苏,“到底是哪家小姐这么倒霉,被你这短命鬼看上。”

梅长苏强自镇定,直视着蔺晨说:“方外传闻,怎可轻信。比起那种无稽之谈,我宁愿信你琅琊阁的招牌。”

  蔺晨嗤笑一声:“少给我耍嘴皮子。”继而坐直身子,正色道:“这花吐症,你可不要轻视,如果任其发展恶化下去也会危及性命。再说,现如今旧案昭雪,北境已平,大梁现在是海晏河清,时和岁丰,这江左盟也是时候添一位宗主夫人了。”

“你说得倒轻松,宗主夫人哪是那么好找啊,况且,就算我有喜欢的人,人家也未必喜欢我啊。”

  梅长苏暗想,你蔺少阁主要是女子,我早就八抬大轿强娶你进门,说不准现在都儿女成双了。我现在还是孑然一身,也不想想到底是谁害的。

“不如这样吧,蔺晨,反正你现在是江左盟主的大夫,顺便也把宗主夫人也兼了吧。反正蔺少阁主姿容端丽,好好梳妆打扮一番,想必也是当得上美人二字。”梅长苏眼含笑意地看着蔺晨。

蔺晨闻言,心漏跳了一拍,脸上染了一抹不自然的绯色,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从腰间抽出折扇重重地敲了下长苏的头,“美死你,居然敢打我的主意,我发现你今天这嘴巴特别欠收拾。你的花言巧语还是留着骗姑娘家吧。”

长苏捂住头,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蔺晨:“你就知道说我,你年纪也不小了,你又为什么不成亲啊?”

蔺晨颇不自在地打开了折扇摇了摇:“我又没得花吐症,不急着找娘子。再说了,我要是真的成亲了,那得惹多少美人伤心啊。我素来怜香惜玉,自然不舍得让她们伤心。”

“你如果成亲了,其实⋯⋯我也会伤心的。”

  蔺晨挑了挑眉,“你这没良心的也知道伤心?放心,即便他日我觅得良配,也不至于重色轻友的。”

“不不不,蔺晨你误会了。我伤心可不是因为这个。”梅长苏摆了摆手,一本正经地解释道:“你要是成亲了,我总得给你物色一份大礼贺你新婚之喜,寻常之物必定入不了你的眼。到时说不准为了你的贺礼,落了个千金散尽的下场。你说我怎么不会伤心呢?”

 “你大爷的,”蔺晨又举起折扇作势欲打,梅长苏见状忙侧头避了避,蔺晨将扇子在空中虚挥了一下又收了回去,“庸俗!市侩!我可不是那种借着成亲的名堂来敛财的人。”

“是是是,蔺少阁主冰魂雪魄,不慕名利,视财帛如无物。”梅长苏看蔺晨不舍得再敲他,心中颇为自得,“您胸怀宽广,不要和我这等俗人一般见识。”说完轻轻搭住蔺晨的手腕摇了两下。

“哎呀!”蔺晨突然皱紧眉头,面露痛苦之色。

  "怎么啦,"梅长苏急忙松手,正欲拉起蔺晨衣袖查看,却被蔺晨骤然扯回袖子。

“没什么,前些天熬药的时候,不小心烫到了”蔺晨顺了顺袖子褶皱,不以为然地说。

梅长苏急道:“你给我看看伤成什么样了?怎么烫到的?”

“给你看你会治吗?”蔺晨噎了他一句,“你呀,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,你如果能好好保重身体,爱惜自己,不让火寒疾复发,我就谢天谢地了。至于花吐症,你要是不愿意和我说,那就别说,我也没多大兴趣知道到底是谁。只是你吐那桂花可别随便丢掉,那可是上好的玉玲珑,赶明儿我给你一个瓷坛,你替我好好留着这花儿,让吉婶给我做桂花酿喝。”

蔺晨从床边站了起来,把折扇收回腰间“我阁中事务繁忙,就不久留了。你啊,好自为之吧。”说毕就踱步走出厢房。
长苏看着蔺晨出了房门,眸色一暗,打了一个响指,一个黑影从梁上跃了下来,正是梅长苏的贴身暗卫。

“我当年安插在琅琊阁的眼线,现在他们怎么样了?”

“回宗主的话,盟里当年送出的三个孩子,这八年来一直谨慎低调,再加上得您的指点,并没有被阁中人所怀疑,他们现在一个在药庐,一个在书库,还有一个在膳房。”

“好,养兵千日,用在一时。蔺少阁主的伤,颇为蹊跷,你让他们三个帮我查查。切记,小心为上,千万不要让少阁主有所察觉。”

  “属下领命!”

  梅长苏挥了挥手,那抹黑影就嗖的一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