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上风光无限好

明长官冰雪聪明美丽动人爱他一万年
(坚定的HE主义道路一百年不动摇)

「短篇」「苏蔺」同体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一)


       梅长苏是在琅琊阁蔺晨的房间内醒过来的,飞流正趴在他枕边,站在床边彻夜未眠的黎纲此时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
       在被施了三遍针后,梅长苏终于忍不住,开口道:“蔺晨在哪里,怎么不见他过来?”


 晏大夫斜睨了一眼说:“去了霍州品仙露茶,为了救你这条小命,蔺少阁主可是颇费心神,说是要至少要用半年时间来游山玩水才可恢复元气。”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二)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    一个月过去,梅长苏没得到蔺晨一丝消息,他试图去找蔺老阁主问蔺晨的下落,但向来对他关爱有加的蔺老阁主却不知为何对他避而不见。


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三)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    蔺晨有一只鸽子,颇有灵性。当初,从廊州到金陵,相距千里,它只需三日便可往来一趟。


       只是这鸽子虽是万里挑一的佳品,却不好伺候,喝的是兰草上的露水、吃的是灵芝末。不仅如此,这鸽子向来是只听蔺晨的话,即便是老阁主也使唤不动它。


       这鸽子最近却转了性,对着梅长苏这阁外之人殷勤起来,一天来个三回,咕咕咕地叫,时不时还衔几枝梅花过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四)   


      冰续丹只剩下两枚了,蔺晨不在,梅长苏只好自己试着去调制起来。这方子本应只有蔺晨知道如何去配,但或许是久病成医,又或许有晏大夫在,试制冰续丹意外很顺利。


      梅长苏索性一次性炼了三十枚。


      如按五天服一枚,服完这三十枚,蔺晨也该回来了。


 


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五)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     江左盟最近得了一件上好的璞玉,“侧而视之则碧,正而视之色白”,是块价值连城的宝贝。


      梅长苏用这璞玉雕了个小玩意。是个耳扣,通体洁白,肌理细腻,触手温润,上面刻了一行字“天教散漫带疏狂”。


 


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六)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      琅琊阁内机关重重,梅长苏闲来无事,在蔺晨的房间细细寻觅了几次,果然给他发现了一间密室,里面都是是蔺晨多年来精心搜集的历朝历代医术孤本。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累累叠叠的医书,有一本被翻得卷了边的格外扎眼,梅长苏抽了这本出来一看,这书封上写的是——《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》。


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七)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      书中所言,荒诞无稽,若在往常,梅长苏必定付诸一笑,不以为然。


      只是联系近日种种迹象,这书又似有几分可信之处。


      既然真假难辨,唯有一试。


      寻来纸笔,梅长苏细细描绘记忆中的那个人。


      画中人如瀑的黑发,披散开来,斜躺在软榻上,一双带笑的含情目,似笑非笑,一手持扇,一手却在解在自己的腰带,说不出的风流撩人。


       还未来得及细细描绘那件天青色锦袍上的云纹,梅长苏的脸便起了不寻常的热,手腕似悬了千斤的坠,再也动不了笔。


        梅长苏了然一笑,此书所言非虚。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八)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       蔺老阁主最近去秦大师那里说禅论道,半月之后才回。


       而梅长苏趁此机会又勘破了一处密道,这密道的尽头是蔺老阁主的房间。


       果然,心心念念多时的人此时正双目紧闭静躺于床上。


       梅长苏伸手探了探鼻息。幸好,气息吐纳如常,他只不过是"睡"过去而已。


       蔺晨卧床多日,清减不少,安安静静地躺着不说话的样子,难得显出几分乖巧可人的感觉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九)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   梅长苏爱怜地抚上蔺晨的脸,想起平日见他,总是一付轻佻至极的风流公子做派,不是追着美人调笑,就是邀才女饮酒,成日里就会招蜂引蝶,四处留情,着实可恨。


      他怎么就没想过回头看我一眼呢?梅长苏思念及此,心中一动,低下身子,正想一亲芳泽。


       忽然床边闪出一个白影,“你个小没良心的,你想对你的救命恩人干什么啊!”另一个“蔺晨”正急赤白脸地拿着折扇指着梅长苏。


       梅长苏回头看着另一个“蔺晨”,却一点也不显得惊讶,一脸镇定地说:“蔺大公子,捉迷藏的游戏玩够了,终于肯现身了吗?我身体不都借你寄驻了这么些日子,我不过是亲你一口,你这都不许。”


      “蔺晨”急道:“什么叫借我寄驻,我是为了救你才将自己的三魂七魄和一身精气注入你体内。我当初就应该直接让阎罗王收了你的命,今天就不必受你的玩弄了。” 


       “蔺晨”气得转身就走,梅长苏急忙叫住“你去哪儿,你离了我超过三丈之远,就会魂灭之虞。”


 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十)


     “蔺晨”闻言止步,静立片刻,终是忍不住,愤而转身骂道:“梅,长,苏!我视你如兄弟,为了救你不惜以身犯险,你居然趁人之危,做这种勾搭,你⋯⋯你⋯⋯给我等着,等我魂魄归体,必定要找你算账!”


     “蔺晨,你对我做的一切,我终此一生必定没齿难忘”梅长苏正色道,“但此刻,你就该好好看着我是怎么给你报恩的。”话音未落,梅长苏便伏下身,贴上了蔺晨的唇。


       琅琊阁少阁主,自诩风流倜傥,招猫逗狗、游戏人间廿载有余,此刻欲哭无泪看着自己的初吻至交好友亲自取走了⋯⋯


 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谢谢球球给我修文意见啊


渣文笔,不知道自己写没写明白。


求投喂评论啊~



评论(21)

热度(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