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上风光无限好

明长官冰雪聪明美丽动人爱他一万年
(坚定的HE主义道路一百年不动摇)

【度远】一来二往 2(陈亦度X凌远)

礼物🎁要好好收藏起来

nanoshikitty:

警告:本章blow job,半强迫,NC17,OOC可能


送给 @楼上风光无限好 的生日礼物~赶上今天12点之前啦~


2.




分部项目的顺利实施还需要得到一位副省长的支持,但是这位副省长是出了名的难打交道。凌远多方打听才得知对方十分重视家庭,而这位副省长的妻子最近对一款珠宝饰品十分的上心,但是却一直苦苦求不得。


并非因为这珠宝要价骇人,相反也是也是因为它太过稀有反而无价。真正出自创作人之手的只有两副,一副听说被设计师送给了自己的前女友,而第二副则是由他自己保留。设计师将拍地漂亮的展示照大力宣传,引得无数爱好者心驰神往却求而不得。


凌远觉得也许可以约那位设计师一试,毕竟已是穷途末路,任何选项都值得为之努力。


设计师是某集团的CEO,凌远提前打电话预约会见时间,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之后,一切比他所想象的顺利,他预约到了当天下午的时间。也许这位总裁比较清闲,这么想着的凌院长,按时赴了约。


当看清楚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的人的脸之时,凌远只觉得他实在太过草率,有时候了解会面人的长相会比思考怎么巧妙谈判更加重要。


“好久不见。”陈亦度笑得格外的愉快,他的双手交握搭在交叠在一起的大腿根上,用带着兴味的眼神打量着眼前这个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冰山美人。


对方没来得及收起公式化的笑容,这样的场景让他觉得十足的尴尬,尤其是在那样一个火药味十足的告别之后。


那天早晨,凌远被浑身的酸痛逼迫着醒来,他骂了一句粗口之后,扶着腰坐起身体找着自己的衣服。陈亦度被他的动静唤醒,睁开眼睛后单手撑头倚在枕头上欣赏着对方布满红痕的修长身体,回想了一下昨日的酣畅之后,觉得有些食髓知味。


“留个联系方式吧,我们下次再约?”陈亦度本来想抱着人来一场洗涤心灵的晨间性爱,却在想起对方今天的艰巨任务之后不了了之。


“不用了,我从来不跟陌生人约第二次。”凌远拒绝地毫不犹豫。


一大早就遭到如此冷漠的拒绝,陈亦度也终是压不住脾气,话语不经意间重了几分:“你脾气可真够大的,拒绝别人的时候丝毫不委婉,真是一位鲁莽又傲慢的医生;可是明明今天有手术,昨晚也不知道节制,为找你看诊的病人痛惜。”


凌远闻言瞪了他一眼,腰部的酸痛已经让他感到十分的恼火,他高声反驳了起来:“明明是你最后压着我不停地做,我抗议过,可你根本不当回事,一次又一次把我拉回情欲里,真是不要脸。”


陈亦度瞬间哑口无言,他想了好久决定先道个歉再解释清楚自己的想法,可是对方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,穿好衣服就摔门而出。


然后去了柜台结账的陈亦度发现对方已经付清了全部的房费,他拿回了自己所有的押金。


”有意思。“陈亦度抬头看着秋日里晴朗的天空,凌远这个名字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
 


”所以,你那天的手术都还顺利吗?“陈亦度仔细观察着对方的脸色,显然凌远早已经不记得他的名字了,这让他十分的不快。


被问到这个问题的凌远只觉得头皮发麻,可是现在的情形和往日已是大不相同,他只好拿出在酒桌上奉承应酬的态度来,坦诚地回答对方的问题。


“其实那天我休息,那只是一个我保护自己的借口罢了。”
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
陈亦度起身走到了茶几旁,邀请凌远一同坐下。


两个人围着茶几的一角而坐,这是所有的坐法里最近的距离,感觉到了对方表示亲密和友好的暗示,凌远紧绷的身体和神经稍稍放松了一些。


“那么凌院长,对吧?找我有什么事情要商量呢?”陈亦度正视着凌远的眼睛,拿出谈事情该有的态度询问道。


“我……希望能够从您手里买走那份您设计的全世界仅有两份的珠宝。”


陈亦度睁大了眼睛,他疑惑地看着凌远,无声地催促着原因。


”我需要把它作为礼物送给一个人物,这对我医院的某个项目至关重要。”凌远决定先用项目来打动人,所以接着又简要介绍了一下项目,并且着重说了项目的意义与价值。


陈亦度的左手扶在下颚上,专注地听着凌远述说,时不时还轻轻点头。在凌远说完全部之后,陈亦度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,身体微微后仰,然后毫不客气地询问道:“那么,我这么做的好处是什么呢?”


凌远愣了一下,他费力地想了一会儿之后,回答得十分犹豫:“为医疗事业的改革作出贡献……”


陈亦度毫不客气地大笑几声,他看着凌远同那晚完全不同的困窘表情,心底有些难以言喻的快感,不过他还是真诚地评判道:“凌院长您显然不适合做一个商人甚至是推销员。在谈判时最重要的应该是给出能吸引对方跟你合作的条件,所以你真正需要做的应该是设身处地地为对方的利益考虑。”


“是凌某人疏忽了。”凌远也立刻认错,但是姿态依然不卑不亢。


“那么,你觉得对于我来说,我能从这件事情中收获什么呢?”


凌远沉思了一会儿,最终只能摇了摇头:“很遗憾,我只能说,我是抱着觉得陈总有慈善之心的想法来做的这次拜访。”


陈亦度眼神冷了一点,他看着凌远依旧傲慢和带着攻击性的表情,笑容更深:”凌院长果真伶牙俐齿,不过还是希望你明白,跟聪明的商人谈判,激将法是最没有用的。“


凌远沉默了,良久之后,他用带着愤怒的语调说道:“所以度总是不愿意把东西卖给我了?和我说这么多只是为了教训和羞辱我?”


说完凌远就后悔了,他也不明白往日在这种场合觉得谨慎和谦卑的他,为什么在面对陈亦度的时候,那些霸道、傲慢和尖酸刻薄就是完全克制不住。


但是这反而激起了陈亦度强烈的征服欲,他觉得面对这样一位不以礼待人的院长,他也应该回馈点相应的东西才行。


“其实凌院长可以给我一些好处,”陈亦度缓慢又轻佻地说道,“凌院长把那天拒绝我的事情都在这里做一遍,我就会将珠宝按原定价格卖给你。”




戳这里


……


凌远拿着装着饰品的精致礼盒准备离开,他的脚步有些虚浮,陈亦度见状还是免不了担心地问他是否需要司机送他回家。


凌远还是那样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,这让陈亦度更加恼怒了,想起凌远为了达到目的在自己面前做小伏低的姿态,他忍不住狠狠锤了一下桌子,只觉得浑身涌起一股烦躁的感觉,无处发泄。


还会再见到他吗?这么想着的陈亦度摇了摇头,觉得还是不用再见了。




TBC.



评论

热度(97)

  1. 小鱼儿nanoshikitty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