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上风光无限好

明长官冰雪聪明美丽动人爱他一万年
(坚定的HE主义道路一百年不动摇)

[ 赵凌 ]  [ 诚楼衍生 ] 暗涌(4)

我估计我在《欢乐颂》播出前是写不完了,搞不好播完了都未必写完::>_<:: 

离上次更的时候差了快三个礼拜,做个小目录吧,方便还有在看的小天使回顾下。

暗涌(1)

暗涌(2)

暗涌(3)

醒来的时候,凌远颇有些恍惚,宿醉的昏沉感挥之难去,渐回忆起的零碎画面太过惊世骇俗,难辨真假。

直到片刻过后,意识和知觉终于完全恢复。尽管身上是穿得很规整的家居服,但凌远无法心存侥幸,自欺欺人,昨夜情*爱余韵遗留下的感觉清楚地告诉他,这一切并不是梦⋯⋯ 这个认知令他羞愧但不使他感到十分意外。启平对他超出兄弟以外的那份情感,他不是没有察觉到,但他本以为只要他一天还能克尽本分地继续扮演好一个兄长的角色,他们之间难以言喻的、为人不齿的情愫就永远没有曝光的一日。凌远一直以为自己对感情足够克制,能将这出兄友弟恭的戏码冠冕堂皇地演一辈子,但他怎么也没想到,捅破这层关系的始作俑者居然会是他自己。洗漱的时候,他从镜子里看到自己颈边斑驳的红印,昨夜赵启平动情地吮*吻他锁骨的画面又一次清晰地袭入脑中。凌远心中暗自唾弃自己的放*荡,压抑不住的内疚和悔恨让他不能再直视镜中的自己。

凌远推开厨房的门,看到赵启平正搅动锅里刚沸腾起的粥。赵启平听到声响,转头一看,就和凌远对视上,他楞了一下,随即羞赧地移开了目光。赵启平还未能完全消化昨夜那场激烈的情事带来的冲击,他从未想过那份隐秘的感情能有被回应的一天,更未敢想过将自己的哥哥压在身下狠狠地亵渎。回忆起昨夜凌远昨夜濡湿发红的眼角和压抑破碎的呻吟,无法不让他感到心旌荡漾。

凌远见到赵启平这样的反应,也倍感尴尬,思忖良久才装作自然地开口问道:“启平,你是提早回国了吗?”

    赵启平努力按下躁动的心绪回应说:“是的,哥,正事都办完了,闭幕的酒会参不参加也没所谓了,想家想得厉害,所以干脆早点回国。”幸好,提早回来了,赵启平心中暗自加了句。“哥,你先出去坐着吧,这粥快煮好了。”

    凌远看了看赵启平的背影,想起他昨天毕竟还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航班,时差估计还未倒过来呢,于是开口说道;“还是我来吧,你到外面等着吧,做饭我比你做得好。”说着就走到案板前,开始切起了浸泡好的香菇。

    赵启平看着凌远专心致志的侧脸,心中一动,最终还是没忍住,转身从背后抱住了凌远。凌远停下了手,启平的突然靠近让他感到紧张,身体不由自主变得僵硬。赵启平见凌远没挣脱开他的拥抱,心中暗喜,又用双臂更用力地圈着凌远的腰,靠着凌远的耳边轻声说:“哥,我真的很开心,我没想到你也和我一样。这么多年了,我也忍得很累,本来以为要忍上一辈子,现在居然能等到和你在一起的一天,我觉得⋯⋯我幸运得太不真实了。”凌远听了启平的话,也不免感动,转头对上了赵启平,那一双黑白分明、澄澈清亮的眼睛,此时盛满了款款深情。“哥,和我在一起吧,我会让你幸福的。”赵启平用生平最认真的语气,虔诚地说道。凌远一时语塞,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如此直接的告白,只好下意识移开了目光。赵启平看着略显不安的兄长,只觉得此时的凌远格外可爱,不忍心为难他,只拿过凌远手上的刀,继续切起了案板上的香菇,并说道:“哥,你都照顾了我二十多年了,现在该换我宠着你了,我做饭不如你,更应该从现在好好学着做,你就出去坐着吧。” 凌远此时心中五味杂陈,也不想再和赵启平待在同一个空间,转身就走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同枱食饭,各怀心思。碗里的素粥,香气四溢,但却勾不起凌远一丝的食欲。凌远瞄了赵启平一眼,不由得暗自失笑,此时的启平就是一副处于恋爱中的模样,难以抑制扬起的嘴角,含笑的眉目,好像正吃着的并不是清淡的粥,而是一碗熬了很久很浓的红豆汤。

    他应该去打碎那碗并不应该存在的红豆汤吗?凌远认真地问自己。

 

我跟你们说,看完左下有个小心心的图案,只有长得漂亮的人才能把小心心点亮哦。

我就是来骗赞的,你们快被我骗吧,被上一章的热度虐到了,不开森。

点完也要和我交流嘛,好想看评论。

 

 

评论(8)

热度(5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