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上风光无限好

明长官冰雪聪明美丽动人爱他一万年
(坚定的HE主义道路一百年不动摇)

[ 赵凌 ] [ 诚楼衍生 ] 暗涌(2)


ps. 推荐大家去看b站 病怏怏的凌美人(av3319330),凌院长貌美如花、身娇体软、胃残志坚、不推就倒,发病时那千回百转的气声、喘息声和呻吟声听了就按捺不住污他的心⋯⋯


 夜,凌远和郁青一起缓步走出了富临酒家的大门外。凌远向郁青伸出了手用力握了握,说道:“郁总,紧要关头还真是缺了您不行。我们院的绩效改革审批拖了一个多月,我们这边是三催四请都没有进展,今天借您的面子,总算是看到审批通过的希望了。”
 郁青拍了拍凌远的手臂说: “小远,你也别说这种客气话了。你和我是理念相同的合作伙伴,是志同道合的朋友。我和你呀,其实就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人,就不要分什么彼此了。倒是你,今天可没少喝酒,你的胃受得了吗?”
 “没事,谢谢关心。来之前吃了点东西垫了下底,也提前吃过药,今晚喝的都是餐酒,不怎么伤胃的。”
 两人说话间,郁青的司机就已经把车开到了酒家的门口。凌远把郁青送上车并道别后,在酒家门口打了辆计程车就回家了。
 在车上,凌远感觉到酒的后劲开始慢慢发作了,头晕晕的,太阳穴一阵阵地抽痛,身体开始变得绵软无力,万幸是胃没有疼。还是喝多了点的,凌远有点后悔。
 到了公寓楼下,好不容易上了电梯,凌远撑着墙壁,慢慢移到了门口开了门。房子是一套复式户型,客厅和房间都要沿着门口的主楼梯下来才能到。平日里走了几百遍的一段楼梯,凌远这次走得格外艰难。
 拉松了领结,凌远随手将西装的外套抛在沙发上。热,越来越热,脸有着轻微的灼烧感,大脑里一片混沌,四肢也是使不出一丝力气。凌远深吸了一口气,皱了皱眉,终于还是忍不住,侧躺在了沙发上睡了过去。

 赵启平深夜从航班下来就即刻叫了车奔向了凌远的公寓。这次出国将近半年了,不知道为什么,向来很独立的赵启平,这次思乡之情特别严重。昨天学术交流会的正事都结束后,赵启平松突然觉得一刻都待不住了,只想马上回国,和交流团的负责人打了声招呼,翘了闭幕的宴会,自费买了机票就心急火燎地坐上了飞机。
 回到家,只有客厅开了一盏昏暗的台灯。而此时他朝思暮想的哥哥正斜躺在沙发上。他忙靠近一看,只见凌远的脸泛着微微的红晕、双目禁闭、眉头紧蹙,身上还有一阵若有若无的红酒味道。
 原来是喝醉了酒,赵启平松了口气,连忙用温水洗了一条热毛巾。赵启平一边给凌远轻轻地擦着脸一边默默凝视着他。自成年以后,赵启平好像就没有试过这么近距离看他哥了。他从小就觉得他哥长得得特别俊,剑眉入鬓、目若朗星、鼻梁英挺、嘴唇的厚度适中,丰盈润泽、是极好看的菱形嘴唇⋯⋯就是不知道吻起来是什么感觉是什么味道⋯⋯赵启平心思有了杂念,擦脸的力度无意间便重了几分。
 凌远在迷迷糊糊中半睁开了眼睛,酒力还未消退,双眼许久还未对准焦,头还是昏昏沉沉的,一时之间,他自己也分不清是睡是醒。眼前有个模糊的人影,像是启平,但又看不真切。半梦半醒之间,凌远呢喃了一句“今天到底几号了?”
 赵启平有点诧异,没想到他哥醒了见了他第一句居然问这个,但仍耐心温柔地答道:“哥,今天一月九号了。”
 嗯,九号,启平应该还在美国,想来自己现在是做梦梦到启平而已,凌远心想。
 “哥,你今天为什么喝这么醉?”赵启平轻声问道。
 以为自己还在梦里的凌远,半睁着眼,用一脸茫然的神情、天真无辜的语气回答:“因为今天的酒⋯⋯今天的酒⋯⋯甜甜的,很好喝啊。所以⋯⋯我就喝多了。”
 赵启平从来没见识过凌远这么懵懂的一面,他的哥哥从来都是精明能干、睿智深邃的。他暗自笑了笑,忍不住说道:“哥,你今天真可爱。”
 凌远听了,不置可否地勾了勾嘴角,眼含笑意地望着赵启平:“最可爱的⋯⋯最可爱的应该是你才对。”说着,还伸出手温柔抚摸上启平的脸。
 赵启平被凌远突如其来、过分亲昵举动惊到了,脸刷的一下红了,心扑通扑通地跳得极快。被凌远抚摸过的地方很舒服,被他温柔地看也是很幸福。但他不敢有所回应、更不敢随意乱动,害怕一时的冒失会破坏此刻的静谧,只能茫然不知所措地回望着凌远。
 然而此时的凌远却不愿浅尝辄止,他将手移到了启平的后颈,轻轻勾向自己。赵启平眼睁睁地看着凌远清俊的面容逐渐在他眼前放大,瞳仁倒映着满满的都是他自己,而后他终于知道⋯⋯知道了他肖想多年的嘴唇吻起来是什么味道了。




凌院长喝醉了的时候撩弟技能💯。下章会大撒白糖,并开始做羞羞的事情,下下章开始逐步增加玻璃渣的配比。继续求投喂评论~
 
 
 
 

评论(11)

热度(55)